套上壓箱底的披風
繫好桂牆上的腰帶
拉下暗黑色的羅帽
拎起角落放的鐮刀

標準配備 在掛著新月的夜晚
他闔上房門 外出狩獵


快速揮落一次
一副皮囊就此分離

這部份他一直做的很好
那弧度 那角度帶出來的藝術感 太美
他也自信 這揮落速度沒人能跟他相比較

他喜歡這個消遣
他不是殺手 不受聘任何人
他只專注在那揮落時空間中刀面反射著光所滑出的弧 是不是真正的接近了圓弧的神之領域
而生命?
抱歉 那不是他感興趣的部分 


他不貪心
就像是政府裡面的出色官員般
戀戰而不戀棧 對於排遣寂寞 一天獵殺一次 已經足夠

也許是 有計畫,有頭腦
一直以來沒有單位可以破案
報章雜誌渲染篇幅 "操控靈魂的死神" 這綽號他樂意接受
能夠隨意駕馭旁人生命
那感覺 確實頗為不可一世



今晚 他依舊早已選定目標
事實上他注意她很久了 那個一個心腸極惡的女子

 (說不定社會還會感謝我呢!)  他如是想

最佳時機來臨
在那暗夜的街道 他開始緩步走近

當 目標就在對街時
一個小女孩在這一側叫喊:媽媽
漾著他從沒見過的歡愉表情 企圖奔向車道

一陣強閃光 一聲巨大的喇叭聲

疾駛的砂石車 和他
壓根都來不及反應 然而 就在車子快要撞及小女孩時
一個比他揮落鐮刀更快速的身影 飛出將小女孩推開 接著,被撞擊
那身影飛離了十幾公尺。落地

愣了半躺
他轉身 返家

不是因為他知道他的目標已經死去
 是因為 第一次的 他發現這個把自己殺死的死神
 劃出的那圓弧 那角度 美的他一輩子都將無法觸及…

 

 

創作者介紹

依然蘇格蘭

blueaj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