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酒館
煙 酒 咖啡 食物氣味 洋溢
低語 法蘭克辛納屈的歌聲 彈子的撞擊聲 一同摩擦著

搖晃著雪克杯 看著人們開心的談笑
老爹臉上浮起淡淡的微笑
眼中映出窗外無意間篩落進來的一彎新月 朦朧而美

賺不賺錢 其實無所謂
能夠供出一個場地
讓辛勞一天的人們鬆散身心
就算身體日益崩壞
就算政府已經下令強制徵收這塊地
看到人們真情的歡愉 老爹也就足夠了


然而,酒館卻被市政府規劃進了道路開發預定地。



徵收初 里長柔性勸說 置之不理
徵收中 企業高價欲購 嗤之以鼻
徵收末 政府公告執行 相應不聽

『頑固老爹』 這稱號於是不逕而走

強制執行驅離那天
他以肉身阻擋怪手的拆除,奮力抵抗

警方 官員 老人 僵持扭鬥了許久
直到三小時後 『頑固老爹』才精疲力竭的被警方架走
而擅長小事化大的國內眾多新聞台
在這天
也幾乎都有他的身影
老爹也榮登當日茶餘飯後的最佳話題

 


酒館拆了的不久
當人們
漸漸發現
下了班竟然沒地方去而感到悵然時
才逐漸逐漸懷念起,才逐漸逐漸能理解 


怪手前的老爹的堅持
營業時的臉上的微笑
和那ㄧ輪,始終映在他眼中的彎彎新月…

 

創作者介紹

依然蘇格蘭

blueaj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