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髮髻的和服男子

長方形的白布
武士肋差

三件物體 在空曠的榻榻米日本式房間深處架構著 等邊三角形的形勢 
兩排成八字型身著黑色武士服的男子們正在端坐其後 胸口繡上金槿花

 :『五郎,可以開始引責詰腹了!』  八字型為首 負責介錯的男子說




  守護小主公 是五郎這個剛成為武士的第一天責

  三天前 傍晚 年邁母親在村口遭野狗咬傷
  妻子小櫻 不顧懷胎九月的身孕 在田野巷道中奔跑著
  視線不良 心態焦急 她失足摔落溝子裡
  羊水破了的時候 村民通知了五郎
  五郎向小主公告了罪 飛也似的直奔回家
  推開家門
  迎接他的
  只是宏亮的哭聲,還有妻子虛弱的眼神

   :五郎,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等到心上人回家的小櫻,就這麼闔上了眼睛


  當他不知該慶賀生命的喜悅 還是要為逝去的摯愛心疼時
  鄰居又傳來貪玩的小主公跌落深井的消息




拾起肋差
緩緩開鋒
拿起白布
慢慢擦拭

想著主公
想著滿身傷的母親
想著死去的妻子
想著新生的幼兒

五郎開始顫抖

嘆口氣 輕笑了一聲
他將肋差與綿布 拋下

於是 人們開始 "懦夫!" "懦夫!" 的無邊恥笑與無盡謾罵…

 

創作者介紹

依然蘇格蘭

blueaj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